首页导游服务报团预订品质保证监督投诉旅游合同

西双版纳旅游网

云南中青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西双版纳分公司

15925408988| 0691-2724599
西双版纳旅游指南
旅游景点景点门票游记攻略版纳民俗美食特产
旅游线路自驾旅游自助旅游旅游租车酒店预订商务会议

西双版纳的斗鸡

发布:52xsbn | 时间:2013-06-11 17:36:31 | 阅读:0
Tags: 西双版纳 斗鸡 西双版纳民俗风情

西双版纳盛行斗鸡,逢年过节村村寨寨都举行斗鸡会。最热闹的要算泼水节时在乡里举行的一年一度的鸡王选拔赛了。各村各寨汇集了上百只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公鸡,在高台上斗得天昏地暗,用淘汰的方式最后遴选出一只最勇敢最善斗的公鸡,授以鸡王桂冠,鸡王的主人可以获得一笔很可观的奖金。
    曼广弄赛波农丁养的一只名叫哈儿的绿翎大公鸡,已经蝉联了六届鸡王。普通公鸡,能坐上一次鸡王的宝座,已是极大的荣耀。哈儿当了六届鸡王,名声大振,成了家喻户晓的明星。波农丁也因此发了财,据他自己说,他家那栋高大宽敞的竹楼,就是靠鸡王的奖金盖起来的。

 哈儿长得高大矫健,宝石蓝的尾羽亮得像用猪油擦过,在阳光下闪动着耀眼的光芒,琥珀色的嘴喙像鹦鹉嘴一样弯如鱼钩,一双鸡爪遒劲有力,
    哈儿长得高大矫健,宝石蓝的尾羽亮得像用猪油擦过,在阳光下闪动着耀眼的光芒,琥珀色的嘴喙像鹦鹉嘴一样弯如鱼钩,一双鸡爪遒劲有力,与鹰爪相比毫不逊色。我观摩过它的斗鸡赛,一遇到对手,它脖子上的彩羽就蓬松恣张开,像撑开了一把太阳伞,奔过去,弯钩似地嘴喙暴风骤雨般猛啄,跳飞到半空,铁爪一把一把将对手身上的鸡毛揪下来,三下五除二,就把对手打得落花流水。
    可惜的是,花无百日红,职业斗鸡也不可能永远雄踞鸡王宝座。岁月不饶人,岁月也不饶鸡,哈儿七岁,作为鸡,已进入了老年期。在它第七次参加鸡王选拔赛时,最后一场是和一只连鸡冠都是乌黑乌黑的黑公鸡相斗。黑公鸡虽然看上去不如哈儿健壮,也不如哈儿有打斗经验,但只有一岁半,年纪轻,耐力好,灵活机警。好一场恶斗,开始时,黑公鸡连连失利,鸡冠被啄碎了,鸡毛像黑色的雪片漫天飞舞;但十几个回合后,哈儿渐渐体力不支了,再也无力飞到半空居高临下用铁爪撕扯,啄咬的频率和力度也明显减弱,黑公鸡却越斗越勇,频频反击。
    很快,哈儿眼角被啄出了血,一只翅膀似乎也扭伤脱骱,耷拉在地上。鸡王到底是鸡王,丝毫也不气馁,仍顽强搏斗。最后,双方扭抱在一起,像只彩球似地激烈翻滚了一阵,等分开时,哈儿浑身是血,倒在地上挣扎了半天也没能起得来,而黑公鸡还能勉强站起来,仰天发出啼叫。哈儿卫冕失败,鸡王的桂冠让给了年轻力壮的黑公鸡。

斗鸡生涯,无一例外地都是以失败而告终的,这也是在人们的意料之中。
    一般来说,斗输的鸡,已失去利用价值,会被主人当做菜鸡宰了吃掉。但波农丁感念哈儿曾经为主人挣来了不少荣誉和财富,不忍心把哈儿当一般的斗鸡看待,抱回家后,替它治好了身上的伤,声明要给它养老送终。
    养好伤后的哈儿变得十分难看,尾羽折断,颈羽稀疏脱落,嘴喙从中间裂开,指爪断了好几根,一只鸡眼被扎瞎了,鸡脖子好像也拧歪了,走起路来歪头歪脑,趔趔趄趄,模样既滑稽又可怜。
    光阴荏苒,转眼又到了泼水节。一年一度的鸡王选拔赛如期举行,高台下人头趱动,鸡武士一个个登台亮相。经过一场场激烈的竞斗,去年那只黑公鸡挫败了众多的强手,再次摘取了鸡王桂冠。它被它的主人抱在怀里,乡长亲自给它鸡脖子上挂红绶带。人们都用羡慕的眼光看着黑公鸡和它的主人,黑公鸡骄傲地抻直脖子,喔喔喔,得意扬扬地打起啼来。
    就在乡长把红绶带往黑公鸡头上挂时,突然,高台旁一棵缅桂树上,传来一串苍老嘶哑的鸡鸣声,接着,一只绿翎大公鸡,从树枝上飞扑下来,正正地落在黑公鸡头上,一把将黑公鸡从它主人的怀里拽下地来。所有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。是已被摘除了鸡冠的哈儿。
    看来,哈儿是不甘心去年的失败,要和黑公鸡一决雌雄。
    黑公鸡趾高气扬地朝哈儿睨视了一眼,“喔——”长啼一声,声调傲慢轻浮,好像在说:你是我的手下败将,知趣点,趁我还没把你的另一只鸡眼啄瞎,快滚吧,不然的话,我就要不客气啦!
    哈儿歪着头,一步一步向黑公鸡逼去。
    黑公鸡的主人想要把哈儿赶开,却遭到了台下观众的反对,按规矩,每一只公鸡只要愿意,都有资格参加鸡王的角逐。
   哈儿和黑公鸡终于扭打在了一起。哈儿显然不是黑公鸡的对手,它老态龙钟,歪头歪脑又瞎了一只眼。十次啄咬九次落空,嘴喙也裂开了,即使偶然被它啄中,也无法让对方造成任何创伤;那脚爪也失去了以往的犀利与威风,即使抓住对方的身体,也最多抓下一两根黑色的绒毛。黑公鸡灵活地躲开哈儿的啄咬,一会儿绕到边侧,一嘴啄下哈儿的一撮颈毛,一会儿跳到上方,一口咬裂哈儿的鸡冠。很快,哈儿伤痕累累,空中飘舞着五彩鸡毛。
    这已经不像是在斗鸡,而是黑公鸡在练靶子,而且练的是活靶子。
    我觉得哈儿太不自量力了,它年老体弱,又身带伤残。是绝无取胜希望,而且坚持不了多久,就会被斗趴在地上的。果然,几分钟后,它气喘吁吁,虚弱得快站不稳了。
    体魄强健的黑公鸡又跳到哈儿身上一阵狅撕猛咬。
    哈儿满头满脸都是血,简直变成了一只血鸡。可它仍恣张着带血的颈毛,亮出残缺的嘴喙,脖子一伸一伸地做出啄咬的动作;它的身体剧烈颤抖,要倒不倒的样子,可始终没有倒下去,不仅站着,还步履蹒跚地艰难地向黑公鸡追来。
    按照不成文的斗鸡规则,一方要么倒在地上起不来,要么扭头逃出场子,才算决出胜负。哈儿既没有倒在地上,也没有逃出场子,所以还不能算输。
    黑公鸡终于有点心虚了,明摆着的,除非哈儿当场气绝身亡,是不可能退出比赛的。不知道它是被哈儿的勇敢震慑了,还是不忍心对一只已快走上黄泉路的老公鸡施暴虐杀,咯咯咯发出一串无奈的叫声,转身退出了场子。
    按照斗鸡规则,退出场子就算输了。
    哈儿站在斗鸡场中央,昂着头,“喔——”发出一声带血的啼鸣,便一头栽倒在地。它终于如愿以偿,死在鸡王的宝座上。